懶宅黃
古典樂/歐美圈/KK/FCB/你火/科幻/信科學
但你只能看到我寫廢話

【火有】他人ゲーム(他人游戏)【P站小说翻译】

媽媽呀萌碎了😘😘😘❤️❤️❤️

夢番地:

這篇不轉不行,翻譯大感謝!


明亮的星:



· P站id=6414973




· 原著玩过新婚游戏,现在又玩他人游戏,两位老师的情趣我也是不懂w




· 明明是老夫老妻却还散发着初恋般的dokidoki的气息,和即使是当年没有遇见十多年后再次遇见也一定会爱上对方的命中注定的感觉(戴上墨镜)
























他人ゲーム(他人游戏)












“‘仅限五个小时的陌生人’,吗。”








我嘟囔着说道,一旁的火村从读到一半的书上懒洋洋地抬起双眼。




 




空调的风微微地吹动了火村的头发,从稍长的前发下可以窥见他那双形状优美的双眼。




 




在我回了一封工作上的邮件的这段时间里,虽然这么说也仅仅只是15分钟的等待时间罢了,但也许是因为搜查的原因而精疲力竭了吧,准教授现在已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了。




 




“这是你下次小说的题目吗?”




他这样问道,我摇摇头。




 




“才不是呢。只是昨天看的电视剧里有这样的内容而已。”




“什么啊,原来是电视剧吗。我还打算说这是个能吸引眼球的题目呢。”




 




“别说这种让人介意的话,不用这样勉强地哄我开心也行。”




我明白,火村这样说是在关心正等待着完成交接工作的我。




 




今天的火村在解决了一个事件之后,也很想立马躺下来歇一歇疲累的身体吧。尽管如此他却还是等着我完成工作。我心中虽觉得感激,但却没办法率直地说出口。




 




这一点他也同我一样,总是自然而然地吐露出挖苦嘲讽的话语。也许我们俩在这一点上就是臭味相投吧。




 




 




 




“那么,对于那部电视剧有栖川老师是有什么值得分享的感触吗?”




 




火村一边忍住一个呵欠,一边伸出手拿出一只烟。




 




看着因为找不到打火机而东翻西找的火村,我从桌子的抽屉中拿出火柴扔给他。不久熟悉的骆驼牌香烟的味道就飘荡在房间里。




 




“感触什么的可说不上。那部剧是由三个故事组成的集锦剧,其中的一个故事倒是非常罗曼蒂克,我认为很不错。”




“那个就是你所说的‘仅限五个小时的陌生人’吗?”




 




“那个可不是题目。题目是‘他人游戏’。‘仅限五个小时的陌生人’这句话是剧中太太对自己丈夫说过的一句台词。完整的一句是‘我们要不要试着变成仅限五个小时的陌生人?’”




 




“诶。是太太对自己丈夫说的呢。”




抽了一支烟之后似乎是变得清醒了一点的火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将双腿重叠起来。




 




看来他是从睡意中挣脱出来打算陪我闲聊了。




 




此时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但是我在这之后还必须等待刚刚发送的邮件的回信。




 




为了感谢火村陪我说话,我到厨房去为火村和自己泡上两人份的咖啡。




 




 




 




故事的梗概是这样的。




 




主角是一对马上要迎来金婚的老年夫妇。因为相互爱慕而结婚的两人曾经是人人艳羡的和美幸福的一对儿,但现在却是热情褪去形同陌路了。但是,尽管总是对对方口出恶言,但是在内心深处两人都渴望着能像从前一样坦率地贴近对方。




 




在金婚式的那一天,妻子向丈夫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要装作是陌生人的样子来一场约会的。在年轻时经常约会的餐厅,两人约定好时间进入餐厅,然后像是初次相见的陌生人一样搭话,相互介绍自己,渐渐地消除隔阂。一起吃饭,在酒吧喝酒,然后在银座的街角散步,一起找回年轻时候的心跳回忆。




 




 




 




“最后啊,两个人像是有些害羞一般牵着手从和光(注:日本地名)走过,但那时他们的笑容真的是很棒啊。”




只要一回想起来就觉得真是了不起的演技啊。故事的内容虽然是很常见的,但是仅仅是因为演员的不同就会变得如此厉害。饰演的是老年夫妇就更是少见了。




 




对着陶醉起来的我,火村苦笑着说道。




 




“你就是很容易被这种把戏骗到啊。”




“你肯定是觉得我太单纯了吧?”




 




“我是在想单纯也是你的一个优点。”




 




又在瞧不起人了。还说什么“优点”呢。像你这样的学者先生怎么能明白作家的浪漫主义啊。




 




我暗地里的诅咒是生效了吗,火村的嘴刚沾上还有些烫口的咖啡就皱紧眉头呲了一声“烫”。猫舌的他只得放下咖啡,带着索然无味的表情又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那么为什么只有五个小时呢?”




被这么问道,我故意摆出一副咖啡很美味的样子啜饮了几口回答道。




 




“啊啊,那是因为两个人约定见面的时间是晚上七点。”




 




“五小时之后,吗。原来如此。”




火村了然地点点头。




 




“正好是午夜十二点钟。”




 




“是灰姑娘的故事中魔法解除的时间呢。”




“正是如此。”




所以说这就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两个人再一次相遇坠入爱河的属于大人的童话故事。




 




 




 




“那么,同样生活在童话中的主人公·爱丽丝殿下是有什么想说的吧?”




火村的话让我小小地吃了一惊。不过既然他已经看出来了我也更好开口了。故意讲这个故事当然是有理由的。




 




“什么嘛,不愧是名侦探啊。那我就不客气地说了哦,‘我们俩要不要也试着做个仅限五个小时的陌生人啊?’”




 




“不要。”




“立即回答吗!”




“那是当然的啊。再说我也从来不认为我们已经到了倦怠期了。”




而且还如此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这么羞耻的话。




 




不过我自己也没有觉得到了倦怠期。




 




从相遇到现在已有十四年,而交往则已有十二年了吧。




 




但是一次也没有觉得厌倦过。在恋人之前我们既是朋友,另一方面又是所谓的侦探和助手的搭档关系。三重的关系性一直都能带来新的刺激,连感到无聊的闲暇都没有。




 




 




 




“我也没有那样的想法啦。只是觉得很有趣所以想试试而已。”




“你以为这种理由就能说服我吗?不知道你是想在大阪还是京都玩这种游戏,但是想一想如果被熟人发现了呢。肯定会因为太过羞耻而死掉吧。”




 




“这一点我考虑过了。确实在大阪或是京都遇到熟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不过如果是下个月在东京的话就没关系了吧。”




火村在东京的大学有担任特别讲师,而我则是因为座谈会的缘故会去东京,确定了两人的日程就没问题了。那个时候就能毫无顾虑地享受他人游戏了吧。




 




 




“呐,好不好?”




我故意用甜甜的声音这样说道。




 




“太麻烦了。”




 




火村保持着双手撑着下巴的姿势,呼——地突出一口烟。




 




“呐呐。”




“不要。”




 




“呐——”




 




“就算你再这么说下去也没用的。”




“拜托啦。”




“……”




“火村。”




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火村像是没想到似的叹了口气,随后拿起咖啡杯打算一口饮尽,但又一次悲鸣道“好烫!”。




 




“……真是没办法啊…...那如果你能顺利完成现在写的小说的话。”




 




终于让火村松口了。




 




看来是我的坚持作战成功了。




 




不管怎么说火村总是拗不过我啊。




 




 




 




******




 




 




一个月之后的晚上。




 




我们约好在神乐坂的酒吧见面。




 




如果是去被人介绍的店的话说不定会碰到熟人,所以我自己调查了一番后选了这家店。




 




实际到访之后,发现店内的装潢风格优雅,灯光微暗,也是恰到好处。爵士风格的音乐安静舒缓地流淌在房间里,正合我意。




 




到吧台坐下后,我首先点了一杯啤酒。




 




所点的啤酒被装在细长的杯子里,细腻的泡沫均匀地漂浮在表面。真是找到了一家相当不错的店啊,我高兴地想道,想必火村也会很满意吧。




 




 




 




刚过七点的时候我环视店内一圈依旧没有找到火村的身影。




 




一边滋润喉咙一边等他吧,我喝着啤酒想道。




 




现在店内大约有七成的客人,从时间上来看的话之后会渐渐变得拥挤起来吧。搞不好旁边的位置会被其他人占领,为了避免这一点我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上面。酒吧的老板看到后微笑着问道“您是在等同伴吗?”而我只是暧昧地应了一声。




 




 




 




十分钟过去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




 




会不会是不幸遇上电车延迟了呢?我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手机,然而并没有收到火村的信息。不过仔细考虑的话,我们的游戏从晚上七点便已经开始的,所以现在的我们只是毫无联系的陌生人罢了,那么他也没理由主动联系我。当然这都是在遵守游戏规则的这一前提下。




 




在等待的过程中喝完了一杯之后我又点了一杯啤酒,虽然也很想要一点小菜,但还是决定等火村来了之后再点。




 




店里面人们交谈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心情愉快。




 




虽然喝下去的酒还未到醉人的地步,但我似乎已经陶醉于店里的气氛了。




 




我一边喝酒,一边用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敲打着节奏。偶尔确认一下时间。不知不觉中就要到七点三十分了。




 




 




(难道是被放了鸽子吗……)




 




 




这样的想法在我心中一闪而过。




 




本来火村对这次的事情就不怎么热心的样子,只是为了庆祝我成功完稿而陪着我玩玩游戏罢了。当时联系他告诉他这家店的时候,大约是因为很忙吧,他也只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再看所以直接用邮件发给我吧”便挂断了电话。




 




 




(但是他不是那种一言不发就爽约的人,难道是不得已吗)




 




 




错失了尝尝美味的啤酒的机会呢,之后就这么挖苦一下他吧。




 




而我既然借此发现了一个到访东京时的新的乐趣,那又有什么好悲伤的呢,我对自己说道。




 




点第三杯酒的时候我一边想着下次一定要点菜了,一边打开菜单考虑起来。




 




 




 




“请问您是一个人吗?”




 




仿佛天鹅绒一般柔软的低音从我耳边拂过。




 




我惊讶地抬起头,在我面前的是身着长款风衣的男子。




 




是火村。




 




你迟到了吧?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啊?疑问的话语不由自主地就要从我口中溜出来,我赶紧闭上嘴。因为我和火村现在是陌生人。




 




“嗯……啊啊,不。”




 




我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之前已经对酒店老板说过“有同伴要来”而保留了位置,现在面对着正摇晃着鸡尾酒摇混器.的老板要怎么回答才好呢。




 




听了我的回答后火村说道:




“不好意思,是有同伴吧。”




他面带遗憾之色后退了一步。




 




在搜查时需要从嫌疑人那里听取情报的时候,为了缓解对方的紧张情绪时,我曾看到他做出这样的表情。故意装出一副没什么气势的样子,实在是出色的演技派。




 




“没关系。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了,看来我是被放了鸽子呢。”




我拿开放在旁边座位上的行李,用手示意他请坐。火村微笑着说道“那太好了”,微微鞠了个躬便坐下来。




 




周围并不是没有空位,但他却来找我搭话,看来从设定上来看他是搭讪的一方。而我是被搭讪的一方,是不是应该稍微警戒一点呢,这么想着我慢慢地开始享受这个游戏了。




 




 




 




“啤酒好喝吗?”




被这么问道,我坦诚地点点头。




 




“很好喝。不过我是第一次来这家店,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那我也先点一杯啤酒吧。”




 




火村点了一杯啤酒,看了菜单之后又点了蔬菜腌泡汁和牛排。“我肚子也饿了,如果可以的话就和你点一样的吧。”我这样说道,同火村点了同样的东西。




 




同刚才一样漂浮着均匀的泡沫的啤酒被送上了后,火村拿起杯子微微朝我的方向倾斜:“那么……”我也举起在要喝的啤酒同他干杯。




 




薄薄的玻璃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而恰好这时背景乐换成了nat king cole的star dust.




 




桌上的蜡烛灯中红色的火焰摇曳着,轻柔的歌声同老板摇晃着鸡尾酒摇混器的声音相得益彰,正是理想的约会气氛。




 




 




 




火村在品尝了一口酒后,也许是觉得比想象的更加美味吧,一口气便喝掉了一大半。




 




用食指抹去唇上的泡沫之后,他心满意足地说道:“确实很好喝呢。”




“是吧。我也已经喝了两杯了。既然啤酒都这么好喝的话鸡尾酒想必也不错吧,这打算下一杯的时候试试看呢。”




 




“那也不错呢,不知道这里有哪些品种。”




 




火村探过头来看我手边的菜单,于是我们俩就“这个我喝过”“这个我倒是没听过呢”




热烈地讨论起来。我们俩都知道彼此都没有什么鸡尾酒的知识。若是便宜的小酒馆也就罢了,这种高档的店基本与我们无缘。




 




 




 




“可以吗?”




火村说完后便拿出一只烟,并拿走了放在我旁边的烟灰缸。




 




“螺丝锥子(注:gimlet,因为小说《漫长的告别》中的私家侦探菲利普.马洛的一句台词「喝螺丝锥子现在还太早了点」一跃成为闻名的鸡尾酒)的话……一会儿再点吧。再喝一会儿吧。”




 




既然是在小说中出现过的酒名,应该是最为出名的吧。我说出这个名字后,火村用手撑着下巴,一边抚摸着菜单上的文字一边应道“是《漫长的告别》吧,这个的话我也是知道的。”




 




“是的,是钱德勒的作品吧。真是难得你知道呢,是读过那本书吗?”




 




“不,那倒没有。我对小说并不怎么了解,平时的话我读的是更加晦涩严格的东西。”




 




“晦涩严格的东西是什么啊。”




我故意装傻道。




 




火村没有马上回答我,反而举起手说道“请来一杯长岛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




 




喂,那不是我喜欢的鸡尾酒吗,居然被抢先点了。




 




我也赶紧追加道“我也要一杯”。时间尚早的现在正适合喝长岛冰茶。




 




 




 




“是论文哟。虽然看上去是这个样子,但我也是在大学里做研究的人。”




 




这么说道,他从胸前的名片夹中拿出一张名片来。




 




仅仅是在左下角印上了大学的校徽的名片颇为简洁。在搜查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几次,但是像这样从他手里拿到还是第一次呢。




 




“我叫火村。”




“非常感谢。”我说着接下了他的名片。




 




英都大学社会学部 犯罪社会学准教授 火村英生




 




上面用端正的明朝体这样写道。




 




“原来是英都大学的老师吗!我也是英都大学出身的啊。”




 




我故意夸张地说道。火村也配合我睁大了眼睛。




 




“真的吗?我也是英都出身,你是哪个学部的啊?”




“法学部。”




“我是社会学部的呢……不过学生时代我也去旁听过法学部的课。”




 




“那我们也许曾经在哪里遇到过呢。”




 




“有可能呢。”




可不是在哪里遇到过,是基本上每天都能见到。




 




因为火村只要有空暇就会来听法学部的课。




 




只是,如果那天在亲属继承法的讲义上他没有偶然坐在我旁边的话,到了这个年纪后也可能会像这样作为陌生人相遇吧,这样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啊啊,不好意思。我的名片也请收下。”




将收到的名片放在桌子边,我拿出了自己的名片。上面没有任何头衔,只有名字和作为个人标识而印上去的柴郡猫。(注:在《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爱丽丝在公爵家的厨房看到的咧着嘴笑的柴郡猫)




 




“我的名字是有栖川有栖。”




 




“有栖川、有栖先生是吗?”




 




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难免会惊慌失措吧。




 




姓氏和名字里的汉字都不怎么常见,只是看到的话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而只听声音的话恐怕连是哪一个国家的人都要搞不清了吧。




 




而且名片上连头衔都没有。这是因为我觉得自称是作家的话未免也太不知深浅了。而且仔细考虑的话这种名片也难道不也只用于出版界吗,这样的话也就不必详细说明了。




 




“虽然看不太出来,不过我是个写小说的……”




 




“啊啊!原来是作家先生吗。那么这个是笔名吗?”




 




“不,那个……会这么想也是很正常的呢……就算问一百个人的话他们也都会这样说吧。”




 




“原来是本名吗?”




“是的……真是让人困扰呢。”




 




在心里埋怨着给自己起了个奇怪的名字的母亲,我叹了口气,而火村则笑着说道:




 




“不是很好吗。有栖川有栖,就像是为了成为作家才出生的一样呢。”




像这样坦诚地告诉他名字,是这十四年中的第二次了。




 




当时他似乎也是这样回答的。




 




不知为何有一种有些难为情,又有些怀念的感觉。虽然时常被安慰着说这是个专为小说家准备的名字,但似乎第一次这样说的人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在吧台上放上两人分的子弹杯后,我们再一次干了杯。




 




“小说的话,是写的什么样的东西呢?”




 




被这样问道,我便向他说明了自己所写的是推理小说的事。把最近出版的书的标题告诉他之后,火村有些抱歉地摇摇头。




 




“我实在是太无知了,真是不好意思。下次去书店的时候我一定会买一本看看的。”




 




连标题都不知道的设定吗。实在是太严苛了。




 




除了醉心于推理小说的人之外,我的名字大概是不为人知的吧。现实地来说确实是这样,但还是让我感到很懊恼,明明可以以此为出发点好好讨论一番的。




 




“没关系啦。比起这个犯罪社会学又做的是什么样的研究呢?”




 




火村点上第二只烟,背过脸去吐出一口烟后才转过来对我说:




“我的研究可能有些奇怪,被叫做是现场调查……”




 




 




 




在这之后我们就热烈地讨论起火村曾参与过的事件,我现在正在写的小说,又或是在英都大学的学生时代的回忆之类的各式各样的话题。




 




不管哪个都是彼此熟知的话题。在我们之间没有相互隐瞒的事情,所以所说的都是对方早已知晓的。但是像这样以对方一无所知为前提来聊天的话,还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新鲜感。




 




“那个时候是这样的”一边这样说明着事实,一边补充上那时的心情,才意识到“原来那个时候自己是这样想的吗”。




 




 




 




在杯盏交错之间,我们也渐渐变得醺醺然起来。




 




沉浸在低缓的爵士乐中,一边愉快地交谈,一边品尝着美酒佳肴,自然而然地就变得心满意足起来。




 




“从刚才开始,后面座位上的女性似乎就一直留意着这边呢。”




 




我看着火村的脸意味深长地笑着说。




 




在我们身后的一个桌子边围坐着三个年轻女性,她们每次去卫生间的时候,都会将品评般的目光投向火村。




 




 




 




她们会如此在意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细高挑儿而五官端正的火村即使沉默不语也是极其吸引人的。知性的印象再加上危险的气息,对于女性来说都是极富魅力的吧。




 




火村长年都是单调的外套、衬衫和西装裤的搭配,总显得有些不修边幅。然而今天却难得穿得稍微体面了些,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看起来比平日里更加帅气了。当然领带还是像平时一样松松垮垮地戴着,但是这种慵懒的气质也显得极为性感吧。




 




 




 




“女性?”




火村依旧将用手支撑着下巴,朝后方瞥了一眼。




 




瞬间便从她们那张桌子那边传来尖叫。听到“他看这边了!”“果然很帅!”之类的话语,我只得苦笑。




 




“并不怎么感兴趣。”




火村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对那边的情况置之不理。




 




“那可真是浪费。明明都是美人啊。”




“我可不这么想,并不觉得她们很有魅力。”




 




“真的吗?那个头发长长的像是女演员一样的女性不是很不错吗。”




“那么……”




火村一下子向我倾过身来。




 




连想一下怎么了的时间都没有,他的脸就在我眼前了。




 




就连他的呼吸都能感受到的至近距离下,火村注视着我,我的心脏一下子缩紧了。




 




“你要不要试着去向她求爱呢?”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很不高兴地别过脸去。




 




突然变得认真起来的火村让我有些诧异。他看起来甚至有些生气的样子,是我所说的话惹他不高兴了吗,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当然如果是平时的话,我是不会同他开这样的玩笑的。




 




因为我是知道他对主动向自己求爱的女性不感兴趣的。




 




但是现在的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彼此都对对方知之甚少,所以我才不小心说出口了。




 




 




 




“不好意思……火村先生。”




我怯生生地对他说道。




 




明明到刚才为止都还相处融洽,突然我们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凝重起来。面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要怎么补救才好呢。仔细思量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语。在这种时候我便对自己的笨拙束手无策。要是能说出一句俏皮话,他也会恢复笑容吧。




 




“这样的话题,你很讨厌吗?”




 




对于相当困扰的我,火村只是低着头说道“不是的”。漫不经心地用手将头发梳上去后露出的端正的侧颜因为悲伤而歪曲了。




 




“我才是不好意思。只是一想到没有好好传达给你就……”




没有传达给我?




 




是什么?




 




“你说的……是什么?”




 




我悄悄地触碰了一下他的手腕,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就会感到不安。




 




火村抬起头,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酒,然后直直地看着我。




 




那不是像在犯罪现场时的那种锐利的目光。但尽管如此那双平静而有些湿润的眼睛也仿佛要将我看穿一般。




 




“我啊……有栖川先生。”




“嗯。”




 




“如果说了的话你不会笑我吧。”




 




“我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向你求爱啊。”




 




 




火村带着难过的笑容看着我,我感到身体一下子变得燥热起来。




 




向我、求爱。他是这么说的。




 




 




 




啊啊。




 




不行了。




 




彻底陷落了。




 




我收紧了搭在火村手腕上的手,而他则静静将自己的手重叠在我的手上。




 




也许在我们背后的女性们也能看到我们之间的互动,但这种事情已经变得无所谓了。




 




 




 




如果在十四年前的那个暖洋洋的春日里我们没有遇见。




 




即使如此,在三十四岁的这个冬日里,在这家店中无意中成了邻座,以此为契机相识的话,我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虽然只有一个晚上,仅仅只有五个小时,大概我也会坠入爱河吧。




 




明明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但是一旦意识到的话,连到底哪一部分是游戏,哪一部分是真心都无法分清了。




 




也许我们只是披着演技的伪装,时不时地吐露出真心话来吧。那些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语,想要再说一次的话语,因为难为情而在平日里无法说出口的话语,都借此机会说出口了。




 




明明只是装作陌生人的样子来寻个一时开心而已。




 




但为何我却因此而心旌摇曳。




 




 




 




最后我们点了螺丝锥子,付了钱之后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了。




 




遗憾的是我们的游戏已经将近尾声了。




 




我差不多该回去了,这么告诉火村后,他也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




 




因为我要乘出租车回酒店,于是火村便陪我一同出了门到了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我以为他会说“以后还能见面吗”或是“以后可以保持联络吗”之类的话,但火村却一直沉默不语。自然他也不必演到那种地步,毕竟游戏已经快要结束了。




 




 




 




反正到了明天我们还会在新干线上相邻而坐,一边吃着车站的便当一边闲聊。喝着罐装啤酒的时候,还是会像往常一样挖苦对方吧。到时候火村还是会若无其事地嘲笑因为看到富士山而兴奋不已地想要拍照的我吧。那样也很好。




 




 




 




发现打开空车灯的出租车后我,赶紧举起手叫住车。




 




打开车门后,我同火村告别道:“今晚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明明只是游戏,但是我却有一种真的要与他分别,从此再也不见的感觉,连胸口也变得苦闷起来。




 




火村只是沉默地注视着我。




 




停在路边出租车的旁边车来车往。冰冷的夜风吹拂着他的大衣。




 




“……我送你吧。”




火村伸出手,似乎是要触碰我的肩膀。




 




在那个瞬间,我感觉到心跳的速度加快了。




 




最后他仅仅是抓住了我的外套呢,还是抓住了我的肩膀呢?因为火村小心翼翼的态度而让这个护送的动作变得暧昧起来。我就这么被塞进了出租车的后座,而他紧随其后坐在了我的旁边并关上了门。




 




“请问是到哪里”,司机这样问道。我把位于后乐园(注:日本地名)的酒店的名字报给他。




 




行驶的车内笼罩着沉默。




 




失之交臂,这样的词语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微微接触的手肘周围热度在上升。




 




想要保持这样的接触的心情和想要从其中逃走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明明是一时兴起的游戏而已,但现在的我只要看到火村的脸就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所以我只是别过头去凝视着窗外霓虹闪烁的东京的夜景。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夜。




 




我和火村在尚未彻底脱去孩童时代的青涩时便相遇,成为朋友,而后不久便成为了恋人。虽然我还能记起到什么时候为止我们都还只是朋友关系,但是具体是从哪个时间点开始成为恋人的,连我也弄不清了。所以我们从未像这样怀着未经世故的纯真心境来享受大人的约会。




 




有一种与火村英生这个人再次相遇的心情,那是一种曾经经历过别离而后再度坠入爱河的心情。




 




 




 




从护城河边的街道下车后,朝着酒店走去的我们静静地牵起了彼此的手。




 




在记忆中我们也从未像这样牵着手在外面漫步过。




 




“那么,就送到这里吧。”




 




我对火村这样说道。想要松开双手,然而指尖还却留恋着对方的肌肤。




 




火村点点头:“晚安。”




在这个时候。




 




“——!”




 




突然之间八音盒的音乐流泻而出。




 




是我在手机上设定的午夜十二点的闹钟。




 




在深夜悄无一人的广场上,铃声的声音比想象中更加大声。我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关掉闹钟,也许是因为被惊到的缘故,拿着手机的手在微微颤抖。




 




结束了。




 




我们的游戏完结了。




 




五个小时的时间真是转眼即逝。




 




 




 




Game over.”




 




话音刚落火村便伸出手来用力把我拉过去。




 




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我差点把手机掉在了地上。




 




“干嘛啊……太突然了。”




 




我一边这样笑着抱怨道,一边将双手环在火村的背后回抱住他。




 




四周都没有人,况且即使是被看到了,我也没有自信能抗拒这个拥抱。




 




“……我已经快要无法忍耐了。”




“我也是。”




随后我们便自然而然地交换亲吻。




 




比想象中更加深入的亲吻让腰间都麻痹了。




 




“之前明明各种不乐意,但结果你不是还挺乐在其中的吗?”




 




用指尖将嘴边的银丝擦去后,火村露出了一个像往常一样的嘲讽的笑容。




 




“那是因为你演得太过认真,我只是配合你罢了。”




“又说这样的话。明明就玩得很开心,为什么不坦诚地说出来呢。”




“嘛,算是吧。可以看到你的新鲜的一面也挺好的。”




 




关于这一点我也是呢。




 




对于今晚的火村,我也感到非常的新鲜。




 




那般具有绅士风度的待人接物的方式和倾注在全身的火热的目光,再加上在耳边吐露的甜蜜的情话,在这样的攻势下没有任何女人能抗拒得了吧。我的恋人还真是可怕。




 




“你啊,跟别人出去喝酒的时候,都是这么温柔的吗?想到这一点就有些嫉妒呢。”




我轻轻地扯了扯火村的袖子以示抗议。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也会在别人面前露出那样的表情吗?”




 




火村摆摆袖子,想要借此挥开我的手。




 




“那样的表情,是什么啦?”




 




“我说向你求爱的时候你的表情。”




 




“是说我那个时候的表情很难看吗?”




 




“笨蛋。为什么会这么想啊。”




“当然是色气的表情。”火村生硬地补充道。




 




我从来没有故意做出色气的表情什么的,当时的我真的是那样的表情吗?有一种羞耻地想要哭泣的心情,但是如果他这么想的话又忍不住觉得开心。




 




 




 




“魔法解除了之后还愿意护送我吗?”




在酒店登记入住后,我们向电梯走去。在没有人的走廊上,我伸出了刚才被火村挥开的手。




 




火村拿出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露出一个恶作剧一般的笑容,不过我并不讨厌他这样的笑容。




 




“当然了。不过现在我要带你去的就是床上了。”




“把‘爱丽丝’带到床上去吗?这难道不是犯罪吗?”




 




“现在的你不是魔法解除后的公主殿下吗?那就不要说话把主动权交给王子殿下吧。”




谁是王子殿下啦。




 




并不是那样的角色扮演吧,我硬生生地把想说的话吞回去。




 




不过非要说的话,首先我就不是什么公主殿下吧。只不过是一个三十四岁的大叔罢了。




 




虽然魔法是解除了,但是游戏还是还在继续。




 




我将双手放在火村演戏一般伸出的手上,这个时候电梯的门关上了。




 




 




 




这样的游戏也很不错。




 




虽然今天的火村是在做戏,但是也让我再一次认识到他是个女人们都趋之若鹜的美男子的事实。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从朋友开始的,因此反而并未体会过第一次约会的心跳感觉,这也借着这次机会体会了一番。




 




同倦怠期没有干系的我们偶尔玩一次这样的他人游戏也不错呢。




 




我不得不感谢那个只有两个小时的电视剧了。




 




 




 




从明天开始我们又要回到日常的交往中了。




 




同作为亲密无间的搭档和友人的他一起嬉笑怒骂着度过每一天。




 




那是最高的幸福。




 




只是,今天晚上就让我们暂时沉浸在梦幻一般的游戏中吧。




 




 




 




咔擦一声后,房间的门打开了。




 




我小心翼翼地踏足胭脂般深红的地毯上。




 




首先同最高的搭档一起尽情享受这夜间的舞蹈吧。








FIN


















评论
热度 ( 5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