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宅黃
古典樂/歐美圈/KK/FCB/你火/科幻/信科學
但你只能看到我寫廢話

【授翻】肉桂糖小甜饼,赢得Steve的心(5)

Snickerdoodles are the way to Steve's heart

 

作者:HMSLusitania

 

注意事项:
本文有微量BG西皮出没!!
包括寡鹰,Pepper x Tony, Maria Hill x Sam Wilson,Peggy的BG西皮等等,还有微量past Peggy x 美队
翻译君在翻译第二章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还有这些西皮存在!!
因为原文里基本也就提了几句所以在第一章里完全没有意识到需要tag警告一下!!!
如果有人不喜欢这些配对结果点进来的话都是翻译君的错!!!
(土下座
 

 


梗概:

在Natasha擅自给他报了一期烹饪课的时候,Steve实在是有点恼火---更别说这是个情侣烹饪课。至少,在他见到授课老师之前,他都还很恼火。而这个老师大概是Steve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了。


厨师!Bucky, 苦哈哈单身男Steve和他俩爱管闲事的小伙伴们

 

 

前文:

第一章:意大利面 

第二章:面条鸡汤

第三章:鸡肉派

第四章:苹果核桃面包

SY地址

AO3地址 

 

【大家久等了……好不容易放假了所以这章的翻译终于生出来了……】


外婆的糖饼干

 

“我觉得他是在我家那条街的另一头长大的。”Steve坐在Nat的办公室的地上说 。他不是很确定她在没有执行Tony的“少来惹我”的指令的时候为Tony做什么事,不过她有一间办公室,空间宽敞还配备一台超大电脑屏幕。Steve也有,但是从来没有什么人来他办公室谈事情。

“你说你烹饪课上的那个人?”Nat问。

“对。”Steve说。

“你有没有在Facebook上偷窥一下他?”Nat问。Steve摆了一个鬼脸,“听我说,你是个山顶洞人不代表别人也是。”

“我才不是山顶洞人。如果我是的话我也不会做现在的工作,而且我肯定一出生就死翘了。”Steve指出。“我只是不喜欢Facebook。”

Nat叹口气,继续跟他争辩,或者干脆直接替他上Facebook偷窥James。Steve看着她,突然记起来Nat其实也没有Facebook。说真的,他们几个没人有Facebook。除了Tony。

在看到Nat知道Tony的Facebook密码的时候,Steve几乎有些夸张地没有感到惊讶。他们直接无视掉发给Tony的信息,径直在搜索框里打进James的名字。James,大大出乎Steve的意料,也没有Facebook。

“我去。”Nat说。

Steve对她吐了吐舌头,然后就回去工作了。

第二天星期六,和Nat,Peggy,他们的两个小孩和Peggy肚子里的小宝宝一起在WholeFoods采购的时候,他碰见了James。好吧,他看到James在熟食区逛,于是在James看到他之前一头扎进干货区躲了起来。

“Steve叔叔怎么了?”Katie靠在Peggy家的Timothy James身上问。他们在救回Tony之后都同意用Dum-Dum和Morita的名字给他们中的第一个男孩子取名。最后是Peggy中了奖。

“太复杂了我都没法给你解释明白。”Nat说,一边读着一包混合干果经济装上的营养成分表。

“我可谢谢你。”Steve瞪着她说。

“不过Steve,你干嘛一下就跳进过道里?”Peggy问道,两眼放光。“你不是看见什么人了吧?”

“我能看见谁啊?”Steve反问,脖子和耳朵都红了。

“也许是那个你这四星期一直背着我们在追得那个神秘又英俊的厨师?”Peggy说。Peggy非常漂亮,但和Nat美的风格完全不同。Nat是火,而Peggy是大地。他十分庆幸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绝大部分,他庆幸他和Peggy当时友好分手所以还能继续做朋友。好朋友。再说,他也很喜欢Daniel所以一切都完美解决。只是,Steve觉得,如果自己不是单身就更好了。

“我没有看到James。”Steve说。

“哈?”Timothy James说。他只有一岁半,所以这也是他能说的最清晰的疑问句了。

“Steve?”James从他们的身后问道,他的伪装暴露了。Steve猛地转过身,“我就猜是你。”

一刹那间,Steve脸红得能跟Nat的发色媲美。Nat和Peggy 用那种“已婚人士没有欲望但能一饱眼福还是很赞”的饥渴眼神上下打量着James。

“你肯定就是那位Steve和Tony最近很感兴趣的大厨了。”Peggy说。

Steve完全不想知道James看到他跟两位女士逛超市后会怎么想。更别说两人都有小孩,而且除了Steve以外身边也没有别的亲密的男性。

“Bucky Barnes,”James说,向Peggy伸出手。

Bucky?

“很高兴认识你,”Peggy说,“我是Peggy Carter。”

“Natasha Romanoff。”Nat说。

“我是Katie,”Katie说,“这是Timmy James。”

“Timmy James哈?”James – Bucky?-- 问道。他点点头,然后把注意力转向了他们一行人里年纪最小的。“我叫James,你真幸运,你的中间名才是这个名字。你要是想就能把这个名字藏起来。”

Timothy James一如他平时遇见生人时一样脸红了起来,然后把小脸埋在了Katie的毛衣里。Katie咯咯笑起来。

“Bucky这个名字好蠢哦。”Katie对他说,Steve几乎忍不住就要同意他教女的话了,但是又觉得这名字又有点合适。

“我知道,”James– Bucky – 同意道。“但是你看,我的名字是JamesBuchanan,听起来更蠢的,所以我的妹妹从小就叫我Bucky……就再没变过。”

“James Buchanan Barnes哈?”Nat问。“老天,你家的爱尔兰基因太强大。”

“我打赌,你能喝多少伏特加我就能喝多少威士忌,Romanoff小姐。”Bucky答道。此时Steve终于发现,Bucky跟每个人都会调情,无关个人。“我这周还打算测试一下Steve的爱尔兰基因有多强。”

“你怎么知道我有爱尔兰血统?”Steve问。

Bucky得意地笑着对Steve说:“你可不是唯一一个能查别人军队记录的人,小Steve。”

Bucky与他们道别时Steve整个人像是被钉在了地上,夹在脆角豆片和面裹枣干的中间。他解释说他的妹妹们这周末来拜访,而他答应了给她们做饭。Bucky离开后,Steve感觉所有的紧张感都消失了。

“老天爷。”Peggy说,挑起眉毛瞪着Bucky的背影。

“Steve,”Nat用她那种危险的平静语调说。Steve做好了接受攻击的准备。“下回你告诉我你迷上教你烹饪课的超帅厨师的时候,你第一句就要先说’他辣爆了‘你知道吗。”

“啊哦?”Steve应道。Peggy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

“你有没有看到他看Steve的眼神?简直就像他想吸——”Peggy话讲一半突然停住,有点尴尬地看着购物车里坐着的两个孩子。

狠狠地吸他的屌。Nat打手语说道。在救回Tony之后,他们所有人都为了Clint学了手语,因为那次行动中Clint丧失了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听力。

“一点儿没错。”Peggy同意道。

“你们俩真讨厌。”Steve告诉她们,朝着红酒区扬长而去。

 

 

星期四来的有些太快了,但又来的不够快。Steve整个周末都在为Pepper将要举办的艺术拍卖做最后一幅画,也许再下周烹饪课结课之后他可以跟Bucky做一笔交易,如果Bucky愿意教他做饭的话,Steve就会教Bucky画画。但是天啊,这交易一点意义都没有。Steve自己都不会同意这种事的。如果他有像烹饪这样真正实用的一技之长,他才不会拿它跟画画这种华而不实的手艺交换呢。如果是平面设计这种有用处的技巧还有可能。但是除此之外……

接下来的几个工作日,Steve都让自己一头猛扎进工作中,这样他就不用去想在超市碰见Bucky,或是当时Bucky穿着红色薄毛衣和牛仔裤紧紧包住他的臀部这样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实在是不利于工作效率的提高。

结果,由于他过于努力地不去想Bucky,他差点就没看到那封发给全班的邮件,上面说大家应该吃过晚饭再来上课,因为这周他们要学做饭后甜点。

Steve决定鼓起勇气自己做一次意面酱当晚餐。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他成功了。味道居然还不错。Steve顿时有点小得意,高兴地把吃剩的放进保鲜盒里。

去上课之前,他特意把自己打点了一番,非常确信这回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和Bucky去喝酒了。距离他们第一次说要去喝酒才过去了两周嘛。

像之前一样,他依旧第一个到并占住了前排的料理台。Bucky甚至都不再假装没有在等Steve,因为他在正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就从后门探头出来看,当看见是Steve时他便咧嘴笑着走进来。

“你公司有急事儿吗?”Bucky问。

“你要跟包工头见面吗?”Steve答。

“很好。”Bucky说,“我为了等你请我喝一杯已经等太久啦。”

“我觉得你都够我请你两杯了。”Steve说。

“为什么?”Bucky问道,身体随意地靠在Steve的料理台上。

“因为你在Whole Food被我朋友折腾得不轻。”Steve说。

Bucky大笑出声,“这哪儿是折腾啊,她们人都挺好的。如果你碰到我跟我妹妹的话,那我可就要欠你酒吧里所有的酒了。”

“你有几个妹妹?”Steve问。

“三个,”Bucky说,“Becca比我小七岁,Josie再小三岁,Ellie还要再比Josie小两岁。”

“你们一共差了十二岁?”Steve问。

Bucky耸耸肩,“我们不是同一个父亲。”

“哦。”Steve说,“我们今天做什么?”

“糖饼干。”Bucky说。“这样你们以后就在也不用去超市买了,因为他们卖的饼干都可恶心了。”

“的确。”Steve同意道。

“谢天谢地,你要是说你喜欢超市货的话我可就不跟你喝酒了。”Bucky 冲他笑着说。Steve确信Bucky差点把“喝酒”说成“约会”是他自己的幻觉。

 

糖饼干其实不是很有挑战性,Steve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以为这个很难。至今在课上做过最复杂的是鸡肉派。不过这也正是这门课的目的所在:教最基础的内容,这样大家才能继续尝试更复杂的菜式。

他们把黄油化开,跟糖和香草混合,接着再加入鸡蛋。然后他们加进面粉,盐还有烘培粉。(“糖饼干里放盐?”Steve问,因为似乎其他人对此都没有疑问。“信我没错的,Stevie。”Bucky说。) 他们把所有的材料混合均匀,捏成一个淡黄色的面团,然后把它塞进冰箱里。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又玩了一轮反人类游戏牌,不出众人所料,Steve赢了。

接着,他们把冰好的面团从冰箱里拿出来,Bucky给他们示范了怎么把面团揉成一个个小团子,再用沾过糖的玻璃杯底把它们压扁。砂糖颗粒就这么黏在了小面团上。Steve忍不住坐在地上看着他的饼干在烤箱里变成棕色。

第一批饼干出炉之后,大家都紧接着去烤下一盘,烤好的饼干被放在架子上晾凉。Bucky在料理台间穿梭着检查大家的成果。他来Steve的流理台的次数有些过于频繁,甚至还偷了一块Steve做的饼干吃。Steve故意摆出了一副震惊的表情,让Bucky差点被饼干呛住。在大家都结束烘培的时候,Steve已经做出了四打饼干。他对自己的成果很是自豪,因为它们的味道好极了,入口即化。他把饼干放进保鲜盒,紧紧地抱在胸前。

“好的,下周我们课间会有一阵子空闲时间,”Bucky在大家打扫料理台的时候说。“因为我们要做红酒炖牛肉,这道菜要至少炖三个小时。我知道大家都要上班,所以下周的课我们不提前开始,而是要上到比较晚。如果有人想中间这段时间留下来的话,我会给大家放茱莉亚·查尔德的老节目,不过如果不想留下来也没关系,我完全不介意自己一个人看茱莉亚的节目。(14)”

大家都笑了起来,Steve知道他们都很喜欢Bucky。只不过他确定他才是真的喜欢Bucky,操,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读中学的小男生。

“我跟你一起看Julia Child。”他说。

“很好,”Bucky说,“如果不跟我一起看的话我是真的会介意。”

“我觉得我被孤立了。”Steve说,假装不高兴。

“应该的,你可是班上最帅的人。”Bucky说,声音压低到没有其他人能听到。

啊,好吧,大概Bucky跟什么人都要调两句情,不过Steve很确定Bucky在对自己说的时候才是认真的。

“这我不敢保证,”Steve说,“我有几个很强的竞争对手。”

“谁?Wanda?”Bucky问道。因为大概Wanda和Angie可以说得上是班里最漂亮的两个姑娘。

“都不是。是你。”Steve纠正他道。

“啊,不过我严格来说不是班的。”Bucky说,对着他挑起嘴角。Steve翻了个白眼。

“你是要让我请你喝酒还是光站在这里跟我讨论谁好看?”Steve问。

“带路吧,队长。”Bucky说,手指向门的方向。

“小心点,中士,”Steve说,一边笑着一边把另头盔递给Bucky,“你不会想让我用军衔压你的。”

“当然不,但是我觉得我俩都偷窥了互相的军籍这件事超好笑。”Bucky说,跨上机车,坐在了Steve的身后。当Bucky把手臂绕在他身上时,Steve感受到了一阵最美妙的战栗。Bucky抱得有点过紧了,但Steve完全没有怨言。

“我们去哪里?”Steve问。

“直走四个街口,再拐过去六个街口。”Bucky指挥道。

“Grammercy家?”Steve问,很努力让自己继续看路而不是转头看Bucky。“你要让我带你去我整个高中都去打工的地方?”

“天啊,我就说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Bucky在他身后喊道。Steve大笑,把机车停在酒吧的门口。 Bucky头发被吹乱,手上拿着头盔的样子真好看,Steve想道。他基本确定Bucky怎么都好看。

“说真的,你那时候不是……超小个子的吗?”Bucky问,手比在自己的胸前示意当时Steve的身高。

“没错,我当时还不到五英尺五,撑死了一百磅。”Steve同意道,跟着Bucky走进酒吧。里面的摆设从他高中时代以来都没怎么变过。当然这他早已经知道了,因为这家酒吧离他的公寓只有一个街口远所以他经常来。这是一家传统的爱尔兰酒吧,让他的妈妈很有归属感。也是她当年说服Grammercy给了Steve一份工作。当时Grammercy 可怜Steve, 于是教他在巷子里跟人打架时怎么挥拳头,这事Steve在高中可没少干。

“老天爷,后来你发生了什么?”Bucky问,一边捏着Steve的胳膊,像是要搞清楚这条胳膊是真是假。

“不知道,”Steve说,“发育了?或者因为参军?”

Bucky怀疑地摇摇头,然后对Grammercy抬了下手。Grammercy现在已经很好了,但他仍然独资经营着酒吧。

“Barnes,老样子?”Grammercy问。

“谢了!”Bucky高声道,在一张桌前坐下。

“你呢,Rogers?”Grammercy大声问。

“跟平时一样。”Steve说,跟着Bucky坐下。

“好吧,所以除了你是唯一一个我觉得有义务给你裹个暖和毯子的服务生以外,我们还有别的联系。”Bucky说,“因为我就在一个街口外的地方长大的。”

“啊,我也是。”Steve说。“所以上周从出租车里出来的那个人是你。”

“我就说那辆机车看着像你的。”Bucky同意道。“操,我们有可能以前还一直在同一个学校呢。”

“有可能,但是你是怎么来着?比我大三届?所以我们可能整个初中都不在一起,你高中毕业了我才刚进学校。”Steve指出。

“有道理。”Bucky点头。Grammercy把他们的酒拿过来的时候他似乎陷入沉思。两人都点了深色的啤酒。他们互相不确定地看了对方,然后慢慢地拿过对方的啤酒。Steve喝了一小口Bucky的,摆了个鬼脸把酒放了回去。Bucky也干了一样的事。

“健力士黑啤(16)?”Steve问,拿回自己的墨菲黑啤,脸上故意摆出嘲笑的表情。

“怎么?你家难不成是科克郡的(17)?”Bucky反问,一脸恶心的样子。

一秒之后,他们同时爆笑出声。

“好吧好吧,但是话说……你怎么认识Tony Stark的?”Bucky问。“因为我猜他不会随便就雇什么人,至少不会随便就给一个能直接在电话里对他吼这种程度的重要职位。”

Steve叹气,喝了口啤酒。

“是我们小队在阿富汗找到的他。”Steve解释道。“Tony自从那之后就一直想方设法帮我们。我很确定他一定不止只给你买一间餐厅,如果他在我报名了你的烹饪课之前就知道你在哪的话。我是说在Nat给我报名你的烹饪课之前。”

一开始,他以为Bucky盯着他看是因为又回想起了在阿富汗被炸的经历,但是他的表情不一样,他看起来惊呆了。

“我的老天爷,你就是美国队长!”他说。“抱歉但是你当时才多大?你和咆哮突击队把Stark从那个山洞里挖出来的时候你才20吧?”

“二十一。”Steve嘟囔道,低头看向他的啤酒。

“这可不健康,Steve,”Bucky说,Steve耸耸肩。“老天,你是一直想呆在军队里的对吧?”

Steve又耸了下肩。他从来没有想那么远,尤其当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那时,冬天意味着他只有一半的机会能活着看到春天。

“他们让我医疗撤退的时候,我一直在喊如果他们把我截肢的话我就再也不能亲手做蛋白酥皮卷了,”Bucky说,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他喝完自己的酒,Steve也喝干了自己的。Grammercy又给他们拿来两杯。“然后现在你在这里,操他的美国队长。”

“我不知道,如果我能控制的话,你才会是那个操美国队长的人。”Steve听着自己这么说,然后脸就像番茄一样红透了,他把脸埋在桌子里,“求你假装没听到我刚刚说这句话。”

但是Bucky已经咆哮地笑了出来。

“救命啊,知道Grammercy往你的啤酒里也兌了威士忌真是太棒了。”他说,“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喝醉了玩反人类游戏牌。”

Steve也笑起来,喝下更多他的啤酒威士忌。“我们可以玩脱衣反人类牌。谁拿到黑牌就要脱一件衣服。”

“那你一眨眼就要脱光了Stevie。”Bucky说,身体向Steve的方向前倾过来。

“也许这才是重点。”Steve说,身体也倾向Bucky。他实在是很想吻Bucky。他很确定Bucky也很想吻他。

所以妥妥的,Steve的电话响了。

Steve骂了一声,一口干掉他的第二杯酒。来电显示是Daniel Sousa。

“谁是Daniel Sousa?我该吃醋嫉妒吗?”Bucky问道,一边也喝掉自己的酒。

“除非你经常吃已婚有小孩的直男的醋。”Steve回答。他滑开解锁,把手机贴到自己的耳朵边。“嗨,Daniel。”

“嗨,Steve,最近如何?”Daniel问,语气平静。Daniel是儿科医生。Peggy在有次帮忙照看Katie而小姑娘发烧了的时候遇见了他。当时Nat和Clint都不在国内,Peggy赶忙把Katie送去医院,没想结果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老公。

“我现在在约会,大概。”Steve说,看了一眼Bucky,他正在给Grammercy打招呼。这回他完全没碰墨菲和健力士,直接给他们拿来了两杯威士忌。Steve喝了一小口。

“哦好吧,你继续。”Daniel说。但是接着Steve听到对方背后传来一声“Sousa你跟Steve说如果他再不麻溜滚来他就别想当教父了我操他娘让这个宫缩停下来!”

Steve能完全想象出Daniel此时脸上的表情,那种放弃似地点头的样子。

“操,Peggy要生了?”Steve质问。

“是的。”Daniel说,“她想让你来。”

“我马上就到。”Steve保证道。“你们等下就要进行无痛分娩了吗?”

“我们努力。”Daniel说。“她在跟我们反抗呢。”

“果然是她。”Steve叹气。“过几分钟见。”

他挂掉电话,对着Bucky做了一个鬼脸。

“不是Tony Stark炸了实验室,也不是包工头非要周四晚上见我,这回是你朋友要生了,对吧?”Bucky苦笑着说。Steve点头,喝完了他的那杯威士忌,然后才意识到这个主意不太好。

“操,”他说,“我没法开车了。”

Bucky瞪着他,“把你钥匙给我。”

“你跟我喝的一样多。”Steve指出。

“钥匙拿来。”Bucky要求道。Steve把钥匙递过去,一脸困惑地看着Bucky把钥匙扔给Grammercy,“你知道Steve住哪儿对吧?”

“除了这家伙在沙漠里呆的八年,我当然知道他住哪。”Grammercy嘟囔道。“我要把这记在你的账上。”

Steve没有质疑,任凭Bucky把他从酒吧里拽到十二月寒冷的街道上。一辆出租车马上就停到他们面前,Bucky又把Steve拉上车。

“圣乔斯医院。”Steve说,司机点点头,开了出去。这时候Steve才意识到两件事:第一,他喝醉了。第二,Bucky还在。“你没走?”

“我的约会才不会因为你的未来教子出生而被打断。”Bucky说。“去他的。我当然没走。”

Steve咧嘴笑开,身体靠过去亲吻Bucky。他的嘴唇和看上去的一样柔软舒服。他脸上的胡茬磨蹭着Steve的下巴。Bucky的舌头,伸进Steve的嘴里时,尝上去就像威士忌和糖饼干一样,Steve觉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色情的事情了。

“喂!不要在我车里做 爱!”司机从车前排吼道。

不情愿地,他们分开坐好,只有大腿靠在一起(这已经几乎足以让Steve要求司机掉头开回Steve的公寓)。

“我猜幸好你把今天做的饼干拿去了酒吧,”Bucky说,指头敲着Steve已经完全忘掉的保鲜盒。“他们会很受欢迎的。”

他们来到医院,被指引去了一间已经被鲜花和礼品篮堆满的等候室。有个篮子里甚至装满了迷你马芬蛋糕。Steve都不用去猜是不是Tony干的,因为除了他没人会做这种事。至少这回他没弄来一个八英尺高的兔子玩偶。

“Steve!”Clint叫道,一看见他就把他拉进一个拥抱。“谢天谢地。”

“这么糟?”Steve问。

“我们已经不得不把孩子们都丢给Darcy阿姨和Jacques叔叔,你知道,这……”Clint开始说。

“真糟糕。”Steve同意道。“Clint,这是Bucky。”

“哦,呃,嗨,”Clint说,瞪大眼睛看着Bucky,“你是谁?”

“我是Steve的约会对象。”Bucky摆出一个正直的微笑说。

Steve立刻就觉得过来的路上酒精的确开始上头了。他的个头比Bucky要大一点,所以他打赌Bucky现在肯定比他还要更醉一点。

“你在你第四个教子出生的日子带了个约会对象来?”Clint说。

“对。”Steve说。他真的很想就在这间等候室里亲Bucky,但是他制止住了自己,因为他看到Gabe和Monty端着两托盘咖啡正走进来。

“Steve,谢天谢地。”Gabe说,把他手上的那盘咖啡递给Monty,然后使劲抱了Steve。

“Steve,谢天谢地。”Monty说,把两盘咖啡还回Gabe接着搂住Steve。“你闻上去像酒窖。”

“我之前在约会。”Steve说。

毫无意外的,Clint,Gabe和Monty听到后兴奋地大叫起来,得来边上桌旁护士的一记愤怒的眼神。

“你就是那个大厨对吧?”Gabe问,向Bucky伸出手。

“我这么有名?”Bucky说,对着Steve挑逗地一笑。

“这已经是我们连续第三周约会失败了,所以没错,我可能提起过你。”Steve承认。

“无视他吧,他就是个蠢的。”Monty建议道。“他从第一节课开始就讲你讲个不停。”

“真的?”Bucky问,听上去就像圣诞节提前两周到了。

“无视他们吧,他俩在一块儿太久了,都不知道互相和跟别人要保持点儿距离。”Steve说。

“不,我觉得我呆这儿听他们讲你的糗事挺好的,你快去让那位孕妇把你的手弄断吧。”Bucky说,把他赶去Peggy的病房里。Steve假装怒视他,然后照做了。

Peggy最终没有弄断她的手(但她的确弄断了Daniel的一根手指头)不过也差不多K。Nat是第一个抱上Peggy的女儿Sharon的人,Steve是第二个。他有一瞬间想到了他们所有人的孩子们。Kishiko Morita以后在当教母这事上肯定没什么问题,毕竟她有七个咆哮突击队成员当她的教父。不过Katie Barton,Timothy James和Sharon Sousa的教父母们是五六个咆哮突击队成员,四个疯狂科学家,一个CEO,一个社交网络大拿和一个基本上能算得上是北欧天神的人。在Steve看来,这可算不上什么好事情,但是至少比没有好。

 

 

 

注释:

(14) 茱莉亚·查尔德:Julia Child,美国一位著名厨师,有自己的烹饪节目。

(15) 健力士:Guinness,一个黑啤酒品牌

(16) 墨菲:Murphy‘s,一个黑啤酒品牌

(17) Cork:爱尔兰的科克郡,首府是科克市, Murphy‘s酒厂的所在地


评论 ( 20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