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宅黃
古典樂/歐美圈/KK/FCB/你火/科幻/信科學
但你只能看到我寫廢話

【授翻】肉桂糖小甜饼,赢得Steve的心(2)

Snickerdoodles are the way to Steve's heart

作者:HMSLusitania


注意事项:
本文有微量BG西皮出没!!
包括寡鹰,Pepper x Tony, Maria Hill x Sam Wilson,Peggy的BG西皮等等,还有微量past Peggy x 美队
翻译君在翻译第二章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还有这些西皮存在!!
因为原文里基本也就提了几句所以在第一章里完全没有意识到需要tag警告一下!!!
如果有人不喜欢这些配对结果点进来的话都是翻译君的错!!!
(土下座
 


梗概:

在Natasha擅自给他报了一期烹饪课的时候,Steve实在是有点恼火---更别说这是个情侣烹饪课。至少,在他见到授课老师之前,他都还很恼火。而这个老师大概是Steve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了。

厨师!Bucky, 苦哈哈单身男Steve和他俩爱管闲事的小伙伴们



前文:

第一章:意大利面

SY地址

AO3地址


面条鸡汤


“Nat,为啥啊。”Steve抱怨道,面朝下倒向沙发,还顺手拉过一个靠枕捂住头。

“什么Nat为啥啊?”Clint从Steve上方某处问道。

“她给我报名的烹饪课。”Steve解释道。

“知道怎么喂饱自己很重要,Steve,”Nat说。“而且你又没有另一半来喂饱你。”

“这就是我对你的意义吗?世界第一煮咖啡和做焦糖苹果的?”Clint假装抗议道。

“没错。”Nat说。Steve听到Clint发出一声夸张的叹息。“烹饪课有那么糟么Steve?”

“因为那是给情侣开的课,”Steve解释道。因为那个烹饪老师太辣了讲真他哪怕在炉子还燃着的时候就跟我来一发我都无所谓“而且我真的还单身。”

“那就带上Sam,”Nat建议。“哦哦,别带Tony,那场景想想都太美。”

但是Steve带不了朋友。那个老师已经知道他是单身了,再带上朋友只能看上去更像是做给其他学员看的。看啦,情侣烹饪课上的可怜单身男为了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单还扯了个朋友来。

“我不会带上他们任何一个人的,”Steve呻吟道。“我都已经跟那个老师说我还单身了。”

这话一出口Steve就后悔了。因为哪怕他看不到他们,他也能感受到Nat和Clint交换了一个邪恶的目光。对于Steve的感情生活,这两个人就跟猎犬一样敏锐。

“烹饪老师哈?”Clint问,“男的女的?”

“男的,”Steve说,“六英尺,深色头发,身材不错。”

“还会做饭。”Nat补充道。

“求别说了,”Steve说,“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这也太可怜了Stevie”Nat说。

“不一般的可怜。”Clint插话。Steve把靠枕拿起来扔向他。他听到靠枕打中了Clint,接着Lucky欢快地吠起来,Katie也坐在儿童椅上咯咯笑。

Nat和Clint和他们的天伦之乐都一边儿去吧。

Peggy在Nat的整个怀孕期间都惊叹于为什么Nat即使快要生产了还能看起来像才怀孕四个月。Steve在Nat的整个怀孕期间都负责陪Clint喝酒。他们组里的其他人都在猜他俩会给孩子取个俄罗斯名还是美国名。Steve这种时候都保持中立,因为他们给女儿取名为Katerina但叫她的小名Katie。

“但你至少有学到怎么做饭吧?”Nat问。

“大概吧。”Steve说。

 

在这周接下来的几天里,Steve都无比地意识到自己单身的事实。他一般不会有这样的感觉,除了当时他和Peggy刚刚分手或Peggy和Daniel结婚的时候。但是这周不同。他去上班,看Tony跟Pepper,Sam跟Maria,Nat跟Clint,Monty跟Gabe,Bruce跟Betty还有Jane跟Thor都成双成对,就连Darcy跟Dernier也……随便他俩是什么关系。

这才在只是Stark工业里。周三那天SHIELD的组员们来报道的时候更糟,因为他看到Phil和Melinda跟Jemma和Leo跟Daisy和Licoln还有Bobbi和Hunter。一切都糟透了。

Steve根本就是他自己认识的唯一一个单身的。

到了周四要去上烹饪课的时候,Steve整个人都不能更郁闷了。课上的那对新婚夫妻说他们是Angie和David。他们在小学的时候因为David扯了她的马尾辫而相识,后来直到两人神奇地在纽约为同一部戏试镜的时候才再次有了交集。Steve用了最大的努力才摆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毕竟人家挺友善,人也不错。他才是那个脾气烂的人 。

“大家好,”老师说,一边系着围裙一边走进屋里。“花几秒看看桌上都有什么。”

Steve看了一下。有芹菜,胡萝卜,土豆,洋葱,半只熟鸡和面条。

“今天我们要做的是面条鸡汤,绝对是你吃过味道最棒的。”老师说。“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妈妈在我小的时候就这么做给我吃。所以第一步,给鸡去骨头。”

Steve于是就开始给鸡去骨。过程其实有点恶心,不过他努力不去想。毕竟鸡是煮熟了的,他又不会感染上沙门氏杆菌。

“我们拿这些骨头做什么?”Angie问。“可以拿来做堆肥吗?”

“取决于是哪个公司回收它们,不过我们还没讲到那儿。”老师说。Steve应该直接给他取个名字,在他真正搞清楚这人叫什么之前用来称呼他,比如叫十全十美先生什么的(5)。

不,不能叫十全十美先生。他到底在想什么鬼?他甚至都没在追《实习医生格蕾》。他他妈的都不觉得Patrick Dempsey帅。

“你们要拿这堆骨头做的是-- 上面还留了一点肉也没关系 – 是要把它们放到你的炖锅里,满上水,加一小撮迷迭香,一点儿盐,然后开小火炖。”中士这么说道。

中士。好吧。就这么叫。

Steve照做了,也听指示切下萝卜顶头的一节和芹菜的两头扔进炖锅里。这哪是汤。这明明就是一锅毒药。

“Barnes先生,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另外有一对情侣问道。

Barnes。Barnes中士。Steve的大脑接受了这个称呼。实话说,他的大脑接受得有点太好了。

“叫我James就好了。”Barnes中士说,而且,操,Steve知道这个名字。“我们在做高汤。其他的汤也可以这么做。把手边的边角余料,比如胡萝卜头,土豆皮,牛肉猪肉上切下来的肥肉加水,盐和香料之后一起炖。现在请大家把剥好皮的一瓣蒜放到汤里。”

其他人都照做了,Steve也试了,但是就是没办法把蒜瓣外面那层奇怪的紫皮剥下来。他确定再来上课之前从没遭遇过什么无动力蒜瓣。然后他现在连皮都剥不下来。

当其他人都开始切洋葱胡萝卜和芹菜并把它们放到熔了黄油的汤锅里开始炖的时候,Steve仍然在跟一颗蒜纠缠不清。James(,Steve想,我知道他名字了)一定注意到了他,因为他走过来帮他这个可怜虫了。

“用你的刀。”他指导道,把一柄木头手把的刀放进Steve手中。

“然后干嘛?使劲给它一下子?”Steve问。他一般来说刀用的还行。没有Nat用得那么好,但是还可以。

James笑起来。“不,刀面放平摆在蒜上面。”他说。

对刀放平之后的杀伤力半信半疑之下,Steve照做了。

“然后使劲压一下刀面。”James继续说,Steve继续照做。一声轻响,有一秒钟Steve觉得他把James的刀搞坏了。不过当他把刀拿开之后,台面上只有一瓣蒜,邪恶的紫色外皮沿着中心裂开了。James给他示范之后那侧外皮如何一剥就开。亮晶晶白花花的蒜瓣儿扑通一声被扔进Steve的锅里。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手上连一点儿蒜瓣儿上粘糊糊的膜都没有。

“你们在厨师学校学的这个?”Steve问。

James大笑。“不是的,”他说,“在阿富汗给炊事员打杂的时候学的。”(6)

Steve睁大了眼睛。

“我为了付厨师学校的学费才参的军,”James解释道。“那时候‘不问不说’还没被废除,队里有个家伙用特别难听的外号叫我,就因为我想上厨师学校。我一拳把他打晕了。结果被罚给炊事员打了一个月的杂。”

Steve对他的迷恋立刻涨了十倍多。当然了,他的确很高兴知道James上过厨师学校,因为如果他唯一的烹饪经验来自军队那乱七八糟的做饭环境的话,Steve就得不得不怀疑他说过关于做饭的每一句话了。

“我每次揍人之后都被分到看管武器柜。”他说。James大笑地走开,留下Steve自己切蔬菜。

萝卜,洋葱和芹菜炖软之后,他们把鸡肉和土豆放入汤锅中,浸在蔬菜炖出的汤汁里。一锅材料小火炖了不知道多久,接着就该把高汤滤出来了。他们把滤网放在一个超大的量杯上,然后把炖锅里的东西倒出来。洋葱皮,芹菜根,胡萝卜头和鸡骨头留在了滤网里,量杯里慢慢盛满了咖啡色的浑浊液体,这是Steve尝过的味道最好的鸡肉汤了。他们把这杯高汤倒进汤锅,让它在锅里咕嘟着泡泡。土豆软了之后,他们把细面加到锅里。面条微微胀开之后,这锅汤就做成了。

跟上周做意面酱的时候一样,这次James也准备了配汤的面包。他们十二个人围着教室里的长桌坐下,开始品尝各自的成品。Steve的汤,绝对比他以前喝过的最好的面条鸡汤还要好上一万倍。

“那么,谁愿意把他们的成品给老师尝尝?”James问道,勾起嘴角和他们一起入座。

没有自愿者。

“我只带一人份的回去,”Steve说。James对他灿烂一笑,给自己盛了一碗Steve的汤。Nat要是知道了肯定超为他骄傲。毕竟Steve拿着别人自己的鸡汤食谱就想迷倒这人。

 

 

 

注释:

(5) McDreamy. 《实习医生格蕾》里Patrick Dempsey的角色Derek Shepherd的外号。我没在看这个剧,所以也不知道各家字幕组怎么翻译这个外号,大家有知道的吗?

(6) KP duty, 美军入伍的新兵会被分到帮真正的炊事员打杂的任务。一般是准备食材,打扫卫生,分发食物一类的工作,但不会真正去做饭。


评论 ( 4 )
热度 ( 93 )